-1981中国女排首次取得世界冠军「中国女排1981年首次夺得世界杯冠军回忆录祖国荣誉高于一切」

1981中国女排首次取得世界冠军「中国女排1981年首次夺得世界杯冠军回忆录祖国荣誉高于一切」

1981年11月16日,这个日子对于中国女排、对于中国人民而言,都是闪闪发光的、值得纪念的日子从此拼搏精神成为一种民族精神。

这一天中国的三大球打上去了;这一天,把中国女排送到了世界冠军的领奖台;这一天,中国女排勇于拚搏的精神通过无线电通讯卫星传到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家家户户

这天早晨,我们吃早点的时候,就看到体育馆前排起了长队,等候买票;而这天晚上,在大阪府体育会馆,即将进行一场它建立29年以来的最激烈最扣人心弦的比赛。

鏖战即将开始

我提前坐到了转播台上,我对准话筒,以惯常的饱满而高亢的声调说道: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台湾同胞们,海外侨胞们,我们是在日本大阪府立体育馆向大家现场直播第3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的决赛,由中国队对日本队…

从这一时刻起,我的神经就高度紧张,我的情绪就高度兴奋;整个排球场尽收眼底,嘴巴以最佳的角度对准话筒。

在中日冠军之战前夕,日本报纸预测:日本队以3:0胜巴西,如果中日比赛中,日本女队以3:0或3:1胜中国队的话,日本队还有希望取得冠军。由于美国队输给了中国,日本总教练小岛孝治很高兴,他表示要跟中国队拼死拼活地干。横山、水原、江上等选手也表示要好好打。

香港《大公报》记者问国际排联副主席前田丰先生:“两队机会如何?”

这位享有“排球博士”美誉的日本人笑着回答:“我是日本人,当然希望日本赢但事实一向不是能够如此估中的,中日之间会有一场激战,才能决定胜负。”

我们从前田丰的外交词令中,可以看出他的底气不足。事实上这个时候中国队只要拿下两局,即使输给日本队,也是冠军

的确如此,这届大赛刚刚拉开序幕日本排球杂志进行了运动员调查和民意测验,得到的就是这样的回答:

谁是最可怕的劲敌?——“中国”

哪队夺标呼声最高?——“中国!

11月7日,世界杯赛揭开战幕。中国队首战巴西,以3:0轻松拿下南美冠军队,全场比赛只用了45分钟。同一天,日本女排也打出水平,在不到50分钟的时间内,3:0赢了苏联队

按照比赛规程,主办国可以自行选择安排两场比赛。日本队把苏联队放在第一场,以图战胜奥运会冠军而壮声威;却把中、日之战安排在最后,可见是把中国队当作最大的竞争对手来对待。

日苏比赛结束后,日本队教练小岛孝治对苏联队教练卡鲁波利说:“明天对中国之战希望你们加油干”

卡鲁波利回答:“我们要把最好的力量拿出来,全力以赴。”

苏联队是上届奥运会冠军,可以说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中苏女排已经几年没交锋了,对她们的打法不熟悉

苏联的排球运动历史悠久,实力极强,在世界排球史上享有盛名苏联女排曾获得八次世界冠军,五十年代的世界女子排坛,是苏联队的“一统天下”

六十年代,日本队后来居上,苏联屈居第二,七十年代,古巴女排的“黑旋风”卷去了一席之地,结束了日苏女排“主宰世界”的局面。而1976年6月才建立的中国女排,尚未胜过苏联女排。所以这一场交锋,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苏联主教练卡鲁波利赛前表示,他们要拿出最强阵容。而中国队为了打好这场球,当天上午开了认真的准备会,分析对方的优缺点,决心以长制短。队员之间,互相鼓励,互相鼓气,表示一定要拿下这场攻坚战,为后面的胜利铺平道路。

老将曹慧英说:“昨天苏联队打日本队没有发挥出水平,她们的进攻有一定威力,但是拦网防守差,特别是拦快球不好,我们要在3号位多打快球。”

郎平同意曹慧英的看法,她进一步说:“我们要对苏联队采用两分法,看到她强攻的长处,也要看到她防快球的弱点,让她扣几个没关系,我们有信心拿下这场球。”杨希一直是日本观众喜爱的队员,她说:“我们要立足于发挥高水平,不要比日本队的高比分。”

袁伟民在集中大家意见的基础上,提出了作战方案:顶住对方第一次进攻,多制造快攻反击的机会,和对方拼拦网,力争在网上占优势。苏联队第一场输得惨,思想不稳定,我们要抓住时机,扩大昨天的战果。

第一局,苏联队把第一天没出场的富有经验的老将罗泽比奇换上场,加强了进攻的火力;重点防守郎平。但是,中国女排善于打快速多变战术,除了郎平的强攻,还有周晓兰的短平快、张蓉芳的打手出界和孙晋芳的两下吊球。结果我们以劲风扫落叶之势,一下子打成14:4。后来苏联队教练多叫了一次暂停而被罚1分,这样中国队先胜一局。

第二局,苏联队力争主动,发球有威力,高点强攻也发挥了作用,开局打风了:3:0领先;6:0领先。这时,我看见袁伟民和邓若曾商量一下后,把曹慧英叫到身旁,跟她说着什么。我意识到老将曹慧英要出马了。

转瞬之间,中国队又失3分。0:9。小曹上了,加强拦网。果真宝刀不老,稳定了场面,鼓舞了士气,中国队紧紧追赶,把比分逼到8:9,追成11平。接着乘胜追击,以16:14反败为胜。

第三局,中国队打得更加顺手,苏联队完全丧失信心,也乱了阵脚,几乎没有还手的力量。中国姑娘穷追猛打,把苏联队打了个15:0。

然后,中国队一路过关夺隘,所向披靡。10日在江别市胜南朝鲜队;11日,在岩见泽市赢保加利亚队;13日,在富山市以3:0克古巴队。

中古之战对双方而言都挺关键。

古巴队号称“黑色橡胶”弹跳力惊人,也有攻击的实力,但串联技术不好,队员情绪波动大。打起顺风球扣杀很凶,打得不顺容易很快输掉。比赛结束后,古巴队的领队找到中国排球协会的负责人说,他们希望到中国来学习。中国排协的同志说:“只要你们排协、或者个人来个信件,正式提出来,我们就帮助办手续。”

就在中国队战胜古巴队的当天,美国队在仙台以3:2胜了日本队。日本队夺冠希望渺茫。众所周知,由于美国队也是五战五胜,事实上我们提前投入决赛。中国姑娘们明白,决定命运的时刻来临了,像孙晋芳所说的那样:“我们吃了那么多苦,走了那么长的路,已经来到了世界冠军的大门口,说什么也要尝尝世界冠军的滋味!”

后来我采访郎平的时候,郎平也说了类似的话儿。她说,我们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大赛,是充满信心的。我们连过巴西、苏联、南朝鲜等五关后,觉得离世界冠军不远了。第一次拿世界冠军是艰难的,也是最幸福的。在同美国交战的前夕,我就意识到我们的决赛提前了,双方都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一定会全力以赴。这实际上是一场冠亚军的争夺战,也是一场思想上、作风上的较量战。两强相遇勇者胜。

通过前几场比赛,排球界人士都说这一年多来美国队进步神速。他们拥有世界身材最高的主攻手1.96米的海曼;有身高虽只有1.76米但摸高3.22米且滞空时间长的重磅扣球手克罗克特。

全队平均身高1.79米,是本届世界杯赛最高的队伍。她们击球点高,高举高打,威力很强。这只是美国队的天赋条件。一年多来,她们在主教练塞林格和副教练日本籍吉田敏明的训练下,基本技术更成熟了,又吸收亚洲打法,转向快速多变。她们的主力二传手有亚洲血统的格林,能在场上组织跑动交叉快攻,使对方不易拦防。美国姑娘把这套战术叫做“电脑战术”

大阪是日本全国女排冠军队尤尼奇卡的驻地,群众对排球很感兴趣。体育馆离我们下榻的南海饭店不到200米,从我们房间的窗户,正好可以看到体育馆门外排队买票的长龙。最高票价是一万日元(折合人民币75元)。

15日中午,东京时间12时,大阪体育馆,中美大赛开始了。能容5000多人的看台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一开局,双方就拚得相当厉害,扣杀、拦网,你攻我抢,你死我活。“世界第一炮手”海曼和她的队友“黑珍珠”克罗克特高点强攻很有力量;二传手格林还以吊球得分。美国队以8:4领先。袁伟民叫了暂停,布置队员在注意拦网的同时,加强快攻。中国队加强拦网反击;郎平、张蓉芳、周晓兰、曹慧英都打出了漂亮的短平快和强攻。全队不急不躁,沉着镇定,打得颇有章法,一口气追了11分,反以15:8先胜。

正如郎平和她的队友们估计的那样,这场比赛打得非常艰苦。经过一百多分钟的激战,四局下来,打了个平手。第二、三、四局比分如下:13:15;15:11;14:16。到了关键的决胜局,形势非常紧张。

孙晋芳握紧拳头,在队友面前挥舞,说,拚啦,不拼没机会啦!而郎平也放开了打,把全部的劲头拿了出来,在周晓兰的快攻掩护下,在跑动中变换攻击位置,扣球连连得手。场上出现3:3平时,美国队的“黑珍珠”克罗克特三次跳起扣杀,都被中国队封死。接着张蓉芳发球得分,郎平打手出界,曹慧英短平快命中,比分拉成8:3。最后,15:6,中国队终于拿下了至为重要的第五局,打败了美国队。至此,中国队六战六胜,冠军的曙光近在眼前。

当裁判哨声一响,中国姑娘们欢呼起来,场下的替补队员全冲上场,兴奋地抱成一团,高兴地哭了起来。

我的嗓音沙哑了,但我尽全力将这胜利的喜讯传到了祖国的千家万户

我们就背着录音机赶到记者会见室,采访双方教练员和运动员,请他们谈这场比赛的看法。

袁伟民说:美国队今天打得好,中国队的发挥让人不够满意,不过“第五局发挥了正常水平”

美国主攻手海曼说:“中国队的扣球和拦网都很出色,队员打得很快,封网也好;但是防守没有日本队好。”她还说“我认为美国队今天是输在自己的失误上。”

关于第二天的中日决赛,美国教练塞林格估计日本队得胜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五,中国队是百分之四十五。他认为,中国队打得灵活,日本队打得扎实,哪个队战术发挥得好,哪个队得胜。

袁伟民对他的还在高兴还在流泪的队员说,打败了美国,还有日本,世界冠军还没到手,明天的决赛更艰苦。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明天还要打日本队。今天,我们的水平发挥了百分之七八十,希望明天发挥得更好,我们要的是全胜!

最后的一搏

毫无疑问,中国队和日本队都意识到了这场决赛的重要性。这最后的一搏,恰巧在日本队教练小岛孝治的家乡大阪。他雄心勃勃地要让他的队在自己的家乡蝉联世界冠军,果真如此,他在父老乡亲面前将是何等风光。

这场球,对于中国女排更是意义重大,首次夺取世界冠军就在此一战。多少年来,中国的“三大球”一直上不去,当年分管体育工作的贺龙元帅曾说过一句让所有运动员永生难忘的话:“三大球不上去,死不瞑目啊!”经过几代人的前仆后继,奋勇拚搏,现在,眼看冠军的奖杯近在咫尺:只要打胜两局就成了,怎能不拚命决一死战?

然而,中国队又怎么甘心于拿一个败在日本队手下的冠军?那样的话,虽是冠军,到底有遗憾。

事实上,这个时候,一些舆论已在为中国队担忧:体力会成为中国队夺冠的障碍。

是的,经过连续六场大赛,中国姑娘们不单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而且多数人有伤。郎平的腰腹,陈招娣腰部的旧伤,曹慧英更是疲惫不堪,老伤报警,又添新伤,但中国姑娘们深知,这是最后一场拚搏了,无论如何要拿下来。

中国队上场的阵容是:郎平、周晓兰、孙晋芳、陈招娣、陈亚琼、张蓉芳。

日本队首先登场的是:三屋裕子、横山树理、水原理枝子、小川加内子、江上由美、广濑美代子

日本队派出的战将可谓赫赫有名,就是这支人马,前一场,她们以压倒优势轻松地赢了巴西队。

这一天,中国队穿的是由一家运动服装公司提供的“美津浓”尼龙球衣雪一样白的颜色,再配上三条红黄相间的线条,装饰在衣袖两侧,看上去非常明快、非常精神。

第一局,日本队先发球,可第一个球就飞出界外,这表明她们有些紧张。而我们开局打得很漂亮,比分遥遥领先。中国队平均身材比日本高,依靠网上优势,郎平的高点强攻,张蓉芳的强有力的扣球,孙晋芳的巧传妙吊,以及陈亚琼、周晓兰的拦网,都得了不少分。

在比赛的间隙,我曾请教随团的阙永伍同志。她凭着多年从事女排教练的经验,向我介绍说:“排球比赛开始几分非常重要。开局5分要打好,中间5分要坚持住,最后5分要拼一拼。”现场上的赛况正是这样,由于开局顺利,中国队以15:8领先一步。

第二局,我们开头又极顺手,士气高涨,战术得到充分发挥,强攻快攻、拦网防守,配合默契,又以15:7取得胜利。

高水平的比赛,需要高水平的解说和评论。赛场有多激烈,解说就有多激烈。解说应当紧跟比赛,把赛场内外的精彩的画面见缝插针地介绍给听众和观众。

所以这个时候,我全神贯注,不敢有一点儿疏怒,生怕落下一个场景,一个细节,我要把中国女排队员们精彩的表现全都告诉给电视机前和收音机多的朋友们,让那些不在现场的群众能够身临其境,分享快乐

完全可以说,那时我全身各个器官都处于紧张的工作状态。双眼随着排球旋转,抽捉场上瞬息万变的战情;耳朵聆听场上裁判的哨声、观众的呼喊、身边张之顾问的评论;一只手记录双方的发球、扣球、拦网、吊球、失误等等,另一只手不断翻阅准备好的资料,随时穿插着进行介绍;而嘴巴,则几乎在不间断地解说着评论着,既要及时、快捷、准确、精炼,又要嘹亮、生动、形象、有感染力。

在场记者的录音表明,比赛激烈的时候,一分钟,我居然达到400个字的速度!

因为拿下了两局,中国队得胜的局数已经超过日本队,意味着我们已获得世界冠军。也许,巨大的胜利使中国姑娘太兴奋了,她们放松了斗志;也许是前两盘她们拚得太狠了,体力消耗过大,来不及恢复,因此接下来的比赛打得松懈,配合不力。而作风顽强的日本队明白得不了冠军,反而放开了打,结果连续扳回两局:

第三局15:12

第四局15:7

这时候,体育馆内数千名日本观众更加狂热起来,为士气高昂的日本队呐喊助威。看台上“日本”“日本”“广濑”“广濑”的呼喊一浪高过一浪,震耳欲聋,我和张之肩并肩坐着,可他说话我听不见,我的声音他也听不到。这气势,我在以前从未见过。

第五局,也就是决胜局开始了

遍身是伤的曹慧英主动请战,她在场上像过去一样打出了威风。这一场打得相当艰苦,可谓白热化。比分交替上升,两个队咬得紧紧的,互不相让。是啊,这一局决不能输,决不能拿一个失败了的冠军。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中国女排队员想到她们的教练刚才语重心长的嘱咐:“祖国人民要你们拼,要你们搏,要你们全胜!”想到这么多年来流下的成吨成吨的汗水,发誓要像袁教练所说的那样,“胳膊断了腿断了也要上”。她们冷静下来,重新调整了心态,渐渐稳定了阵脚,经受住了最严峻的考验,挡住了有“东洋魔女”之称的日本女排的反攻。

赛场上如此激烈,但我发现袁伟民却相当镇静,他坐在球场边纹丝不动。对,当时我正是用了“纹丝不动”这个词儿,我向不在现场的听众和观众们及时地报道了这个貌似悠闲实则颇有意义的镜头,目的是想说明,从运动员到教练员,我们对最后的胜利充满了信心。

临近比赛结束的几分钟,情况非常危急:日本队以15:14领先

后来我听说这时看台上一位老年华侨退出了体育馆,他说他的心脏承受不起如此强大的刺激。恐怕不光现场上的观众是这样,很多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是如此。比如在看世界杯足球比赛的时候,就曾有一些电视观众因心脏病猝发而死。老华侨的退场,充分说明这场中日冠军争夺赛多么激烈多么精彩又是多么残酷多么刺激。

是的,场上的比分的确让人揪心,我也暗暗为中国姑娘们捏一把汗。正在节骨眼上,陈亚琼和孙晋芳共抢一个球,慌乱中陈亚琼球没传好,郎平只能在3米线处起跳扣了个开网球。

球飞出界外,日本队又夺去了发球权。真是千钧一发呀日本队发球,中国队把球接起来,郎平扣球,日本队把球救起,并组织反攻。一记重扣打了过来。后来我想,许多人想,要是这个球应声落地,比赛便结束了。但是,陈亚琼从6号位扑过去,一个海底捞月,将球托起化险为夷

的确,那最后的几分钟,那最后的感人场景,还有我最后的紧张而快捷的解说词,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想起来就禁不住热泪盈眶:

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台湾同胞们,海外侨胞们,这是第3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的最后一场的最后一球陈亚琼把球托起,孙晋芳把球传给郎平

郎平腾空跳跃,她打了个超手球打手出界中国队夺回发球权……14:15……这时到了多么关键的时刻……袁伟民还是那么沉着……中国队发球,日本队后排把球垫起,广濑扣球,中国队双人拦网,把球拦到对方界内……日本队把球救起来,再组织进攻,中国后排把球打到网前,孙晋芳将球传给郎平,郎平扣球,日本队把球救起,并组织反攻……中国队后排把球传给二传,孙晋芳再次组织反击,又一次把球传给郎平……好球!郎平在4号位斜线扣球,嗵!落地有声……真不容易呀……15平!15平!……中国队发球,日本队一传不到位,日本队把球打过网……中国队拦网得分:16:15!中国队拦网得分:16:15!

1号曹慧英和6号孙晋芳两人拍着肩在说着什么……中国队发球,由10号陈亚琼发球,日本队后排把球打到网前,8号广濑扣球……中国队拦网·……得分:17:15!

中国队胜利啦!队员们都跑到一起、拥抱中国队以3:2胜了日本队。中国队以七战七胜的优异成绩获得本届世界冠军!中国女子排球队的队员们跑到场内向观众挥手致意

“我们赢啦!”

1981年11月16日晚上8时零5分,中国队终于以七战七捷的优秀成绩,获得第一。这是地地道道响响当当真真正正风风光光的世界冠军。

这个时候,我看到场上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中国姑娘们,她们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汗水,她们的眼里噙着喜悦的泪花;我看到场外中国记者们的笑脸,随团工作人员欢呼雀跃的样子,还有观众席上海外同胞扬起的五星红旗,我的眼泪也止不住哗哗往下流淌,我的喉咙哽住了,我的嗓子沙哑了,我的心中油然升腾起一种神圣而骄傲的自豪感。是啊,这个大喜的日子,这个美好的时刻,哪一个炎黄子孙不从心底发出兴奋又自豪的呼喊呢?

这个令人难以忘怀的时刻,我放开嗓门,向远在千山万水之外的祖国和人民一遍又一遍地报道这一特大喜讯。当时我太激动了,情不自禁地说道:

“感谢中国女排的姑娘们为祖国赢得了荣誉,感谢全国排球工作者的辛勤劳动,感谢国家体委领导的关心……”

“各位观众,各位听众,台湾同胞,海外侨胞,经过几代女排队员的努力,今天我们终于实现了贺老总的遗愿,拿下了‘三大球’之一的女排冠军……诗人们,希望你们写首诗吧!作家们,希望你们写一篇文章吧!讴歌我们女排的姑娘们,赞美中国姑娘们的拚搏精神……”

许多听众观众朋友,在信中说我这段话感动了他们,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使他们深受鼓舞。

的确,在那种时刻,我被场上场下的情景感动了,被整个体育馆的气氛感染了,这些话就自然而然地涌到了嘴边。千真万确,事先绝没有考虑过,当时的感受是,不这样说就表达不出我的激动心情,不这样说就好像对不起中国姑娘们似的。那时,我确实是想代表全国亿万名听众观众向中国女排队员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啊!

场上一分钟,场下十年功

鲁迅先生认为,像法捷耶夫的《毁灭》那样的优秀作品“非身经战斗的战士,不能写出”正像中国女排夺取世界冠军不是偶然的一样,我这次转播评论的成功也不是偶然的。

“场上搏击一分钟,场下苦练十年功。”这也就是宋代大诗人陆游所说的“功夫在诗外”吧

我认为体育解说评论不能仅仅局限于赛场,当然,比赛的现场很重要,但远远不够,还要更多地关注赛场外的事情,到训练场上去观察,到运动员中间去发现她们的内心世界,这样才能在现场解说评论时,说到点子上,说到听众和观众的心坎儿里。

有时候,许多时候,听众和观众的确需要了解赛场之外的东西。

比方,我们只看到中国姑娘们胸挂金光闪闪的奖章,手捧锃亮夺目的大奖杯,高高地站在领奖台上的英姿,然而却看不见她们受累忍痛的病号模样。颁奖仪式结束之后,我们去郎平的卧室,请她发表录音讲话时,突然,曹慧英背着陈招娣进来了。

原来陈招娣在第一局救球时和孙晋芳相撞,伤了腰,但她一直坚持着,直到第四局痛得弯不下身体才被换了下来。取得冠军的喜悦,使她忘了疼痛,可领完奖后腰就痛得走不了路。曹慧英把她扶上汽车到医院检查,幸好没伤着骨头。然后,曹慧英又把她背了回来。

陈招娣躺在床上,痛得脸上直淌汗珠。我想起她过去曾说过的话:“人家的青春是在花前月下度过的,我们的青春却是在流汗、疲劳、伤痛中度过。但是,我们的青春年华没有白白流过,它曾为我们的祖国放射着光和热。”

由陈招娣我想到曹慧英。三年前,在同日本队的一场比赛中,膑骨骨折,膑骨断了,是用一根钢丝固定着。曹慧英今年27岁了,仍旧在运动场上摸爬滚打,连自己的婚事都一推再推。人们称她为“要球不要命的人”

还有郎平。大运动量的训练,使她的腿关节出水,腰酸背痛。这次中日之战,郎平的扣杀为中国队得了15分。但是连续作战,再加上消化不良,在17日凌晨得了胃痉挛,痛得她一夜未眠,杨希一直守护在床边陪伴着她。

我们被女排姑娘们的精神和情操所感动。采访归来,凌晨1:30分,我们开始写中国女排取得世界冠军的通讯:《祖国的荣誉高于一切》

我接触中国女排的时间比较早,也比较多,对她们很熟悉,不少女排姑娘成了我的朋友。我知道她们训练时的艰苦,我知道她们赛前的心理活动,我知道她们为什么在赛场上能够那样拚搏,我还捕捉到她们某些可爱的习惯。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可以说是日积月累,长年得之。

比方,队长孙晋芳,性格爽朗,只要一吐舌头,就表示球打顺了。坚强的“铁榔头”郎平,若是挥动双臂,球便扣“疯”了。而文静、深沉的周晓兰,即使打了好球,也像没事人一样。这些,我都曾在不同的时候,向听众观众分别做了介绍。而梁艳爱笑,我借鉴《水浒》中描述武松打虎的文学手法,曾在转播中这样描绘她的笑:“梁艳扣了一个漂亮球,她笑了。笑得那么甜,好像在自言自语:就这么打。在比赛场上,梁艳打了好球笑,拦网成功了笑,接对方扣球、摔倒滚翻以后也笑……”这样就把她那活泼可爱、浑身充满青春朝气的性格展现在听众观众面前了。

女排领队张一沛曾对我说:“我们要有超人的技术,就要付出超人的代价,付出超人的劳动。”一个运动员是如此,一个运动队是如此,一个体育解说评论员何尝不是这样呢?

从1978年起,我就开始关注女排,珍惜一切机会观察她们。和她们多次的接触、多次的交谈,使我感到中国女排队员们是生活的搏击者和探索者,是百折不挠的强者,也是我学习的榜样。

在曼谷举行的第8届亚运会上,和日本队决赛的时候,中国队曾一度领先,但终因经验不足,最后输掉了,痛失亚运会冠军称号。

比赛结束后,别的排球队都放了假,去欣赏曼谷秀丽的热带风光,参观那里的庙宇,唯独中国队是另一种安排:袁伟民教练带领队员们憋在体育馆里训练。她们练防守练拦网练扑救,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当时是多热的天气,女排姑娘们的汗水湿透了运动服,润湿了地板……

这情这景,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我觉得这是一支了不起的队伍,这是一支将来必定会让全世界惊讶震撼的队伍。正是从那时起,我就特别注意女排姑娘们的训练活动,关注她们的一言一行,特别是希望了解她们的内心世界。

1980年5月的上海,一次友好邀请赛,中国女排胜了日本队。既已取胜,加之比赛结束时已是夜里十点多钟了,但是,就伟民仍把队伍召集起来。于什么?补课。袁伟民问他的队员们,知道为什么要补课吗?姑娘们没言语。袁伟民说,今天,虽说你们赢了,可存在“骄娇”二气。现在开始训练,什么时候把情绪练上来,什么时候结束。

队员们刚刚打了比赛,来不及休息一会儿就练开了。张蓉芳来回跑跳垫球击球,直嚷口渴,袁伟民说,我比你还渴。陈招嫌快速滚翻,突然一阵恶心,连忙去了盟洗间。回来时,她因没有请假而受到批评。

1981年女排为什么能够过七关“斩七将”而夺取世界冠军?就是这样刻苦训练出来的。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就是女排精神:输了,补课;赢了,还得补课。这些感人场景久久萦绕在我的心头,一到现场直播的时候,我就寻找机会穿插着用上,让听众观众朋友们不仅看到了队员在场上奋勇拚搏,也了解了她们在场下怎样刻苦训练的毅力。

有一次训练,张蓉芳扑救时摔倒了,摔得很重,很长时间起不来。别的队员没人去拉她,继续自己的练习。我当时看到这个情景,感到纳闷儿,后来我问袁伟民,他的回答是:“要叫她自己战胜自己。”

我立即恍然大悟:这就是他多年以来执教的秘诀吧?这就是女排之所以创造辉煌成绩的秘诀吧?

曹慧英在女排姑娘中是“大姐”,论伤论病,她最多。一天不治疗,就像机器没加油一样运转不起来。但她坚持锻炼身体,时刻准备上场拚搏一番。

在中苏对垒中国队比分落后的紧急时刻,我看到袁伟民把曹慧英叫到跟前,猜测她要上场了,就及时地介绍一些背景材料,让全体听众将注意力转向她:

曹慧英在队里年龄最大,27岁,身高1.8米,拦网好。上届世界杯她拿的三项奖中就有一项是“敢斗奖”。在日本人看来,勇敢、顽强、不怕死叫敢斗,他们本来是想把这个奖奖给自己队员的,结果被曹慧英夺取了。在国内,她是大家公认的“要球不要命”的铁姑娘。

这次世界杯赛,我更是抓住一切机会采访女排姑娘们。10月30日从北京一上飞机,我便开始发掘女排队员们的心灵美。在飞往东京途中,我品尝着陈招娣送给我的桔子,陈亚琼从家乡带来的栗子,心头十分温暖。我看着陈招娣津津有味地读着文学作品,眼睛放射出愉快的光芒;我和梁艳交谈,听到了她许多感人肺腑的话语,了解了她一生的志向,以及她对古巴队和日本队的特点分析;我还采访了张洁云,她说,她最担心赛时失误,因为失误既影响自己的情绪,也影响队友的情绪。

到了东京以后,我看女排训练,参加她们的赛前准备会,找领队、教练和运动员谈心。这回夺冠的主力队员郎平,更是我重点采访的对象。

我第一次见到郎平时是在1978年的亚运会上,那时她还不到18岁。那次我们谈得不多,可她的那句“敢打敢拚还得敢赢”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后来我多次和她交谈,其中在香港的一次,我和她的谈话长达6个小时。我了解到这是一个极不平凡的姑娘,她很有思想,很有个性,很有坚韧不拔的精神,而且情操高尚。有一次,她的脚伤了,我亲眼看见她趴在地板上,医生在她的背部来回地踩,可她一声不吭,非常坚强。

这次在日本,她对我说;“我是第四次来日本。别人曾问我日本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没出去玩过一回。这次来,心中想的就是场场拚,每个球、每一分都要拚。在困难的时候,我要有很强的信心,不能动摇,要发扬敢打敢拚的精神,从困难中摆脱出来。”郎平的话让我很感动,她的“拚”字,不正是闪光的女排精神吗?

在日本,在会上、训练场以及赛场上,我看到女排队员们“拚”的精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在准备会上,我听到了她们的誓言和心声:“我们要用最大的勇气,夺取最好的成绩”;“我们不能保,要拚,不能靠人家失误,要靠我们自己攻”;“保持战斗的情绪、顽强的意志和高昂的士气,当一个‘拚命三郎’”……

分组练习时,一组队员假定先以0:7落后,有意给自己出难题,然后猛打猛追;

患有夹骨裂的孙晋芳为了减轻伤部负担,躺在地板上,头脚垫高,身体悬空,再把5公斤重的杠铃片放在肚子上,一分钟一分钟地忍受着;

陈招娣为了增加腿部力量,肩负55公斤的杠铃练习深蹲;

陈亚琼左臂受伤,缠裹纱布,坚持练兵……

正因为女排队员们赛前吃了大苦,经受了磨练,赛场上才那样生龙活虎,不折不挠。正是由于我有机会深入实际,有机会同教练员、运动员生活在一起,他们的精神感动了我,他们的情感打动了我,所以我在转播解说当中才有激情、有的可说,并能生动而形象地传达我的切身体会,从而感染听众和观众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